在日本出版业是怎么启蒙社会的?

  自岩波茂雄于1913年创立岩波书店以来,书店就顺应大正民主主义时代的主流,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将良好文化和教养普及给广大日本群众。12月15日,“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发布会回顾了“岩波新书”八十年的历史,及其对日本社会的影响。

  “民族、宗教、肤色、性别以及政治观点上的差别,使得人们会以此排除他者,从而确立自己的主体性和存在的意义

  岩波茂雄对日本的出版业影响非常大。作家刘柠录了一段视频,讲述“岩波新书”对日本的影响。他说,日本出版之所以能做大,其中一个原因是标准化,这也意味着开本尺寸的统一。日本出版物的主流开本有三种:单行本、文库本和新书版。

  其中,岩波茂雄在1927年用来普及古典文化和经典名著而开始发行“岩波文库”,使得“文库本”这种廉价普及丛书的形式在日本流行起来,成为了支撑日本出版文化的主要部分。而“文库”一词,也从那时开始被广泛使用。

  当时,岩波茂雄深受一名在沈阳努力推行医疗普及的爱尔兰医师感动,遂将他的回忆录《奉天三十年》翻译出版,从此开启了

  藤田正胜解释了“修养新书”中修养的涵义。修养并不是一个人的知识,而是我们面对现代社会时所要培养的东西。这词来源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意思是人生而为人所必须的修养,正是修养使人成为人。所以,修养是能以开放的心态,面对不同的文化和人物,发现自己的不足,从而加深对其他文化的理解。

  

  《日本文化关键词》,作者:藤田正胜,译者:李濯凡,出版:新星出版社·岩波新书精选, 2019年1月

  所谓“新书”不是和“旧书”相对应的“新书”,而是指新近刊行的学术出版物,一种日本特有的出版形式。马场公彦介绍道,自1938年“岩波新书”发行以来,这80年当中,日本有四次“新书”的热潮。第一次是在50年代中期,光文社出版了“河童丛书“。第二次,60年代中期开始有“中公新书”、“讲谈社现代新书”。第三次是90年代,“新书”最畅销的时期,开始有筑摩新书等很多“新书”出现。“岩波新书”是“新书”的开创领军者,它在人文社科与社会纪实方面尤为见长。

  刘柠说,“新书”都是由在某一个特定的学术领域里面顶尖的作家或学者,以一种去专业化的、通俗易懂的形式来写作的,一种篇幅比较小的文本。一般来说,每本书只有10万字上下。所以说,这样的文本就注定了书价低廉、便于携带。日本几代知识分子受到了这样的一种“新书文化”的哺育而长大成人,而刘柠自己在旅日学习的时候,也是受益者之一。

  另外,李文明认为,“新书”和“文库”这种小开本,在设计上非常适合装进口袋里随身携带,随时阅读,这也是它们能成功的原因之一。所以,读这种小开本的书已经成为了日本地铁文化的一部分。在日本拥挤的地铁里,目光扫到别人是不太礼貌的,因此,看一本小开本的书,在通勤时段里,就是躲进自己的世界不打扰别人的好方法。

上一篇:出版业竞争白热化阶段日本如何“制造”畅销书 下一篇:谷歌明年将在日本推电子书服务出版社反应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