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中途岛之战美国人真的骗出了日本人的密码?_凤凰彩票有没有

  1942年1月,美军击沉并打捞上日本潜艇伊124。根据潜艇里缴获的密码本,美军“日本通”罗切福特帮助太平洋舰队破译了让人头疼的“JN-25B”(日军称“D暗号”)密码。根据日军往来电文,美军在4月中旬发现日军有意在太平洋正面展开大规模作战,并用“AF”标记进攻地点。

  为了测试“AF”具体代表什么,5月21日,美军故意发布假消息“中途岛海水过滤装置故障,淡水不足”,同时第14海区司令布洛克少将还回电说“已派遣供水船前去供水”。之后不到一天时间,美军便截获日军威克岛守备队电文:“【AF】存在淡水缺少问题,应考虑在攻击计划之内”,最终确定“AF”为中途岛。这次让美军在6月4日的中途岛作战中占据上风,成为决定战役胜负的关键。

  有关密码的故事历来迷人,破译德国恩尼格码的图灵早已搬上荧幕,美军夏威夷谍报部门轶事自然传为佳话。但问题在于,这个故事很可能有编造成分。

  发掘中途岛作战之前日本海军的海量电文,并未发现有“中途岛缺淡水”的类似记录。而且按照后勤补给的思路,如果发现中途岛缺少淡水,那么日军应该在运输船队里增加淡水供给或过滤设备,但类似命令也毫无踪迹——起码在日军史料方面,这一桥段缺乏实证。

  其实美方资料里很早就知道“AF”。1942年3月4日,美军截获一份带有“AF”字样的电报,而从行文来看,这个位置明显不在南太平洋或北太平洋,也不是一个很大的岛屿,所以经过排除法,美军很快就将“AF”暂时标注为“中途岛”。到了5月2日,尼米兹前去视察过中途岛驻守的海军陆战队,交代属下要明确明白日军有可能袭击中途岛。即便5月21日那个桥段确实存在,美军也只是在有很大把握的情况下搞了一次测试,即便日军没有被骗,美军还是明白”AF“就是中途岛。

  必须明白,所谓“破译暗号”,并不意味着美军可以自由阅读日军每一封电文。从无线电角度讲,信息以电码为载体,以流动状态传递,中间会因为各种干扰而出现接受不良的情况,一旦接收频率与节奏出现误差,一封文件就会有很多地方难以辨识;而如果日军把很多电文同时发布,那截取的电文就有可能分别来自不同的文件。严格来说,美军只能从某一个无线电频率段截取一部分交换电码,而且也不能保证这些电码就属于同一封电报。

  即便是日本人自己之间,发报也会遗漏。典型案例就是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前,日本海军本希望在奇袭之前递上宣战布告,但电文却因为传输之中出现大量错别字而不得不反复补充发布修改电文,这就耽误了大量时间。

  以当时效率而言,美军夏威夷情报部门可以“捞出”60%左右的日军电文信息流。碍于人手与时间限制,再加上日军密码本身的复杂性,美军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内只能破解10%-15%左右的密码组合。既不能保证他们都在同一句话里,也不能保证属于同一封电文,所以即便发出“AF”缺水的情况,也不能完全保证截获日军关于“AF”缺水的反应。

  事实上尼米兹判断日本是否要袭击中途岛,也并不是根据“AF”缺水的电文,而是根据其他情报的综合推测。5月4日,尼米兹刚刚从中途岛视察回归,夏威夷情报部门就送来两份破译电文,第一份提到“6月20日之后,A部与突击部队将在特鲁克岛停留约两周时间,请安排并标示锚地”,第二份是“该舰将在上述行动期间修理……完工日期定于5月21日左右,无法陪同你们参加战役”。

  从日军史料推测,第一份所谓“A部”与“突击部队”应该是指山本主力部队(战列舰)与南云忠一机动部队(航母),第二份可能是在说航空甲板受损的航母“翔鹤”无法参加中途岛作战。两份电报让尼米兹坚信,日军很可能在5月下旬至6月上旬之间展开行动,然后向特鲁克岛行动。

  5月6日美军又破译一段电文,是联合舰队请求东京方面“迅速提供加油管线”,明显是要在近期发动大规模远洋作战(5月5日日军发布作战命令)。因而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做了一份形势判断:“虽然日本继续在南太平洋发动进攻,现在却发现他们在太平洋中部有足够兵力,可对太平洋中部、北部发动袭击”。

  5月11日,美军拦截日本联合舰队第2舰队命令下属几支部队“开往塞班岛、关岛地区,等候参加即将到来的战斗”。考虑到塞班岛、关岛距离北太平洋非常远,南太平洋又已经有其他日本舰队驻防,不需要新派军队,太平洋舰队便推断近期大规模作战很可能会发生在中太平洋——而中太平洋要冲便是中途岛。

  其实从战略上考虑,电文本身提到什么并不重要,重要在于电文的流向如何,密度如何。假设在某一段时间里,舰队与前线之间的联系突然密切起来,还能间断发现联合舰队要派遣军舰前来,那么任谁都能明白日本要搞个大新闻。

  根据当时日本联合舰队第二舰队参谋长白石万大佐回忆:“联合舰队有意多少泄露一些作战目标,引诱美军舰队出航”。在中途岛作战计划中,日本人假设美国航母舰队不会前来,但这样一来日本舰队就很难消灭美国航母,所以他们潜意识里已经自大地泄露起情报,害怕“胆小”的美国人不敢出战。

  当时日本佐世保镇守府(长崎县)参谋野村留吉少佐回忆,参与中途岛作战的佐世保第二特别陆战队曾经发布过一封明文电报,要求所有寄送该部队的邮寄物品在6月以后都要转送到“中途岛”。虽然电报不会以长波形式发送,应该不会被美国截获,但这种散漫态度从一开始就让中下级军官陷入到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中。

  不仅中下层军官,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在给情人河合千代子的一封信里提到:“5月29日出击,三个星期左右指挥全军,估计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吧。等到战役结束了,就丢掉一切,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

  严格来说,日本完全有机会不让美国知悉情报。按照日本海军省早期计划,日本本要在5月1日更换密码本,如果能够在决战之前全部更换,那么美国人在短时间内就不可能破译日军电文,这起码会让美国舰队有所忐忑,打压一下对方士气。但由于日本通信船只太少,密码本并没有在指定时间之前送达全部海外基地,为免行动受阻,日本联合舰队就只能用旧密码本传递集结命令。

  5月12日,联合舰队开始向各部队传达集结命令。但由于日军的中途岛作战与阿留申群岛作战同时打响,涉及上百艘舰船的琐碎事宜,篇幅就不免冗长,两份计划直到5月20日还没有传达完毕。也正因如此,日本海军更换密码本的计划不得不推迟到5月27日——高密度信息流、旧密码本,这就等于是让美军截获日军计划。

  5月20日,美军罕见地截获了日军电报长文,明确日军要同时进攻“AF”(中途岛)、”AO”(阿留申群岛)两方面。通过这份长文情报,美军才第一次确切知悉日本军队进攻的日期与时间:日军将在美国西部时间6月3日进攻阿留申群岛,6月4日袭击中途岛。

  5月24日,美军发现日军“赤城”、“加贺”、“苍龙”、“飞龙”4艘航母与1艘无法确定的航母正在更换乘组人员,同时知道了日军即将更改密码本。到5月27日,美军又明确日军攻击部队(登陆部队)准备在北纬27度、东经170度集结。而从5月28日开始,由于日军密码本更换,美军无法再收获任何消息。但靠着5月28日之前的情报,美国人已经足以了解日本海军的各项行动,做到了知己知彼。

  历来认为,南云忠一率领日本航母舰队在5月28日出发以后就对前线日决战当天才恍然大悟。但事实上,这也不符合史实。

  如前所述,情报发送是一种信息流状态,所以即便无法解读密码,只要能够明确情报流向与情报密度,这本身也是一种情报。当时东京方面注意到夏威夷方面发送电报的密度明显增加,而且截获到180份电报之中有72份是急电。而且5月30日,联合舰队旗舰“大和”相继截获一封美军潜艇发给中途岛的长篇加密电报。对比偷袭珍珠港时期夏威夷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动静,这一次美军却开足马力发电报,即便完全不了解电文内容是什么,任何人动一动脑子就会明白事态不对。

  按照《中途岛》作者、航母部队航空参谋渊田美津雄中佐回忆:“旗舰【赤城】无线电接收能力有限,而且日本军队保持无线电静默,山本(五十六)大将在联合舰队旗舰上收到的情报并没有传达给南云(忠一)中将。”正因这份记录,一般的太平洋战争历史书籍中都会认为航母舰队对于美军来袭一无所知。

  虽然“赤城”的接收能力确实有限,但整个航母部队的情报接受并不仅靠“赤城”。事实上,跟随航母部队护航的高速战舰“榛名”、“雾岛”,重巡洋舰“筑摩”、“利根”都拥有很先进的无线电设备。各舰均将无线电接收器调制接听东京情报的频率,并对情报进行甄别分析,将有用的情报直传给“赤城”。

  从航母“赤城”保留下的报告来看。5月29日,“赤城”收到护航船队情报:“美军在中途岛外的空中巡逻、舰艇数量均有增加”。5月31日,“赤城”再度收到位于东京的军令部电报:“大量敌军舰船与太平洋飞机基地的通信系统取得联系,而且舰船通信系统总部可能位于火奴鲁鲁。”既然消息来自“军令部”,那也就是说,“赤城”有能力直接从东京获取消息,不一定需要联合舰队转发。

  那么航母部队知道什么呢?一是夏威夷与外海舰艇往来电文频繁,二是美军在中途岛附近的布防逐渐严密。就凭这两点,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做出判断:美军很可能已经得知日军的动向,但日军无法详细了解美军动向。最负责任的做法,就是迅速调整作战计划。

  然而悲剧在于,由于中途岛作战是山本五十六一手炮制的计划,日本等级森严的官僚体系已经让南云忠一无法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只能带着自己的部队走向中途岛海域,也将一批优秀的指战员送入地狱。

上一篇:湖南大学出版社与日本侨报社进行战略合作_凤凰网彩票 下一篇:日本园林源于中国为什么又和中国园林如此不同?_凤凰彩票网上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