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科幻小说在中国的译介(下)_凤凰彩票娱乐怎么充值

  2010对于日本的科幻译介是一个有转向意义的年份:一些出版社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批量引入获得日本SF大赏与星云奖的科幻作品,2010年共引入6种作品,有4种为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引入,为“世纪科幻大师丛书”项目。“科幻大师丛书”项目源于自上个世纪末,《科幻世界》杂志以打包的方式购买了大批国外科幻小说版权,从2002年开始以丛书形式出版。2004年,“科幻大师丛书”荣获了由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等出版界权威组织颁发的2003年度引进版社科类优秀畅销图书奖。“科幻世界出品”已在国内科幻小说读者群中树立起了鲜明的品牌意识。

  值得关注的是,2012年,多家出版商不约而同地推出了科幻小说,新星出版社是其中有明确科幻品牌意识的出版社。该社在2012年重磅推出主打幻想文学的全新产品线——“幻象文库”。“幻象文库”旨在出版深受广大读者欢迎的诸如科幻、奇幻、玄幻等幻想类文学作品。

  该社详细规划出了赛博朋克、太空歌剧、史诗奇幻、罗曼奇幻、科幻轻小说等多样的子分类产品,以满足读者日益细分的口味需求。上海译文出版社与上海文艺出版社也有不同数量的日本科幻作品引入,两家出版社均为实力雄厚的老牌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是中国最大的综合性专业翻译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则是有着50多年历史的综合性文学艺术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翻译出版伊藤计划的小说《和谐》,曾荣膺第40届日本科幻“星云赏”最佳长篇及第30届日本科幻小说大奖,并斩获美国科幻界最重要的奖项之一“菲利普K迪克奖”,这样的作品自是出版社争相引入的重头。综合来看,这一时期出版社对日本科幻小说的译介呈现有组织,系统化、规模化、品牌化的引入态势,重点翻译那些曾获科幻类大奖,以及在读者群中产生影响、口碑较好的畅销书及经典书目。

  2010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引入出版的《斋藤家的核弹头》讲述的是“最牛拆迁钉子户”斋藤用自制的核弹反抗极权的故事。作者筱田节子,1955年出生于东京,东京学艺大学教育系毕业,曾供职于东京八王子市市政。筱田女士在讲述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的过程中,合情合理地展示了斋藤总一郎从忠诚地拥护政府体制和决定到不惜向政府宣战的心理转变。从作品来看,筱田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显然是悲观的,所以她不惜让斋藤动用核武器。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挨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原子弹是大和民族的精神伤痛。而斋藤最终没有成功引爆核弹头,或许正好反映了作者对核战争的深恶痛绝。

  2016年,南海出版公司引进出版岩井俊二的《庭守之犬》。这部作品构筑了一个充满放射性污染的未来世界,人类繁殖力衰退,拥有健全的生殖能力成了生财之道。生命的成本增加,人的尊严却被贬低,就是这样一个看似荒诞却意味深长的故事,颇有《百年孤独》的影子。《庭守之犬》寓言般的故事影射出切尔诺贝利、福岛核泄漏这样发生在现实世界中的核污染事故,以及由此引发的基因变异问题。

  由上,我们看到了日本科幻作家题材选择的广为覆盖和作品丰富的样貌。他们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深广的思考,对多元化题材的实践;他们以科幻的笔触反映并思考诸如拆迁、放射性污染等社会环境问题,其仍然可以看到原爆对日本科幻作家创作的影响;日本科幻界还诞生了像《屠杀器官》这样的力作,该小说探讨了语言本质以及作用,其结论得出导致世界混沌的根源竟然不是决策和武器,而是语言——类似这样的书写拓展了科幻选材的领域——语言学一样可以写出饱满的科幻气质。近年来,中国科幻与日本科幻界的交流愈加频繁,中日科幻交流会议的定期召开,中日科幻出版界也在推进互访交流,我们有理由相信,会有更多更优秀的日本科幻作品被引入,同时,也有更多的中国优秀科幻作品被介绍到日本,期待中日科幻交流开出硕果。

上一篇:出版总署:引进日本漫画刀流下的血不能超三滴_凤凰网站彩票 下一篇:荷蘭出版社調查指出日本科研現狀:投入大成果少